养老金“入市”近3年累计收益近200亿

2019-11-05 10:53:21 来源:工人日报

分享至手机

2016年12月以来,资本市场翘首以盼的养老金陆续“启程”,受托运营已近3年。

截至9月底,已有18个省(区、市)政府与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签署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委托投资合同,合同总金额9660亿元,其中7992亿元资金已经到账并开始投资。

这组最新数据,让养老金“入市”话题再度升温。对于“入市”近3年来的表现,《工人日报》记者近日持续采访多位专家。他们表示,作为实现养老金保值增值的重要手段,养老金投资运营后步伐走得稳健。尽管受资本市场影响出现短期波动,这也是正常的。同时,未来还有较大增量空间。

收益额近200亿元

记者梳理发现,在2018年底、今年第一季度、二季度、三季度时,养老金委托运营到账资金分别是6050亿元、6248.69亿元、7062亿元、7992亿元。对比今年三个季度到账运营资金,较此前分别增长约199亿元、813亿元、930亿元。

对于这一资金变化,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秘书长房连泉认为,它意味着养老金“入市”正在稳步推进,规模不断扩大,步伐有所加快,这与今年社保降费相挂钩。“降费后,要多渠道增加社保基金收入。投资运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便是其中一种渠道,有利于实现基金保值增值。”

今年5月降费综合方案实施后,人社部养老保险司司长聂明隽日前表示,地方实施比较到位,所有养老保险单位费率高于16%的省份均已降到16%。截至9月底,企业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减费总额2725亿元。

按照2015年8月出台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各省级政府作为养老基金委托投资的委托人,可结合当地养老基金结余额,预留一定支付费用后,确定具体投资额度,委托投资运营。

那么,收益如何?从受托机构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公布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受托运营2018年度报告来看,截至2018年末,社保基金会先后与17个省(区、市)签署委托投资合同,均为委托期5年的承诺保底模式,累计投资收益额186.83亿元。

“养老金‘入市’后,步子走得较为稳健。”中国社会保障学会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鲁全告诉记者,基本养老保险实行现收现付制,要明确拿去投资的养老金是统筹账户结余还是个人账户结余,“如果是个人账户结余,收益率要能跑赢工资增长率和通货膨胀率。”

别慌,是波动不是下降

受托运营以来,记者注意到,2018年,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收益率2.56%,相较于2017年5.23%的收益率,下降了2.67%。

为何会下降?对于记者抛出的这一问题,房连泉进行了表述的修正,“是波动,不是下降。投资运营是市场行为,短期波动不可避免。”

事实上,对于2.56%的收益成绩单,多位受访专家分析称其为正常的市场表现。

“去年资本市场的总体运行情况并不十分景气,对基本养老金投资影响较大。整体来看,去年2.56%的收益还算正常。”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秘书长董克用告诉记者,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存在一定周期,其考核和评价应以长期视角为主,而不应对短期收益率过度关注。

对于收益率的波动,鲁全告诉记者,这也表明资本市场具有不确定性,存在包括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资本市场波动等在内的系统性风险。因此从长期来看,他认为需要建立风险对冲机制。“一些欧美国家在投资运营养老金时,多是平滑20年或30年的平均收益率,来规避系统性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不少人对于养老金市场化运营存在误解。事实上,它并非“炒股”,而是多元化、抗击通胀保值增值的投资组合,涵盖了20多种投资产品。投资股票、股票基金、混合基金、股票型养老金产品的比例,合计不得高于基金资产净值的30%。

针对人们关心的“入市”会不会影响养老金待遇的问题,房连泉则指出,基本养老金的投资运营与个人的养老金待遇不直接挂钩,个人养老金的多少是依据相关的养老金计发办法而来。如果赚钱了,则基金总量提升,更有能力保障支付,结余更多,可持续性更强。

未来增量空间很大

从养老金的最新账单来看,今年1月至7月,全国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2.2万亿元、支出2万亿元左右,收支结余2000多亿元,累计结余5万亿元左右。相较于累计结余,目前地方签约委托投资所占比例仍不足20%。对此,房连泉认为,还需加大力度推进基金归集,扩大委托投资规模。

未来,养老金投资空间较大。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王文灵指出,“2018年末基本养老保险结余资金达到5万多亿元,广东省结余就有1万亿元,现在委托投资1000亿元。北京结余2000亿元。可以看出,开展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资金比重还有较大提升空间。”

记者了解到,目前到账投资的近8000亿元来自政府主导管理的基本养老保险,也即我国现行养老保险体系中的“第一支柱”。伴随老龄化发展带来的养老金支付压力的增加,国家在建设养老保险制度“第二支柱”,即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以及“第三支柱”个人储蓄型养老保险和商业养老保险方面持续发力,逐步推动三支柱养老保险制度体系完善。

“养老金‘入市’其实是一个综合概念,包含一、二、三支柱投资资金。”董克用预测,未来第一支柱投资资金依然会遵循稳健原则,保持合理增长。短期内,第二、三支柱的“入市”资金暂时还无法超越第一支柱的“入市”资金。但随着中国养老制度的发展完善,养老金“入市”增量更大的空间其实在二、三支柱的“资金盘子”。

对于这一观点,鲁全表示认同。他认为,三支柱中,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要坚持现收现付、实现全体劳动者间的互助共济,而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采取完全积累制,这部分积累型资金要更多投入资本市场,在确保基金安全的前提下实现保值增值。

此外,10月30日,财政部网站发布了《财政部关于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第0613号(财税金融类038号)提案答复的函》。回复函中,财政部提出,随着市场逐渐成熟及个人投资者经验逐步丰富,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年金计划给予个人投资选择权。

【编辑】邓嘉利
特别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人社传媒,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应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人社传媒”。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即时新闻